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水荷博客

江西省于都三痴之一"诗痴"'

 
 
 

日志

 
 
关于我

肖水荷,,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在《中国文学》《作家报》《江西日报》《赣南日报》《蓝田文艺》《普宁文艺》《乌苏里江》《长江诗歌》《万花山》《江北诗词》《华夏春秋》《超然诗刊》等六十余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评论等等近五百首篇。2009年出版《忘忧草》诗文集一部。西部文苑特约主编青春文艺编委,南部诗歌副主编。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于都县作家协会会员,,2O14年第二部作品集《浅唱低吟总关情》,由环球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视界诗人一一朝颜  

2017-04-07 20:4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视界诗人·朝 颜
原创 2017-04-07 我们的 诗视界
?
朝 颜 本名钟秀华,女,80后,江西瑞金人。鲁迅文学院第29届高研班学员,参加过第16届全国散文诗笔会。现供职于瑞金文学艺术院。


人间那么大,我都回不去了
?
组 诗

?
⊿ 风虚构了一场花事

三月都来了,我还不曾
被春风捉进新的光景
我还坐在虚构的北海公园读你
比柳枝还要摇曳,还要悠长的
目光

在你的目光中,我日渐长成一朵玉兰的模样
丰腴、润泽、洁白,用尽一生的温柔
将我花蕊一般的长睫毛缠绕在
一个人的注视里
如果凝视只是爱情的一部分
我愿意合上双眼,完成它另外的那一部分

风虚构了一场花事
你虚构了一个春天
经年以后,我再没有吻过
比梅花色泽更红艳的唇,再没有
见过,一滴泪从睫毛上滑落的样子

三月都来了,我还在旧年的风里踉跄
瘦成北海公园的一枝柳条
玉兰只生长在夜晚。风一吹
它就来了。风再吹,它又走了
就像那些由你喂哺过的丰腴
连本带息,全都还给了你


?
⊿ 再没有这样的雨夜了

再没有这样的雨夜了
我们一起撑过的那把伞,已经生锈
红军巷、八一路、沿江路……
人潮汹涌,你的四十一码的脚印
敌不过一层层叠加的淤泥

那时候,你要我说出每条街道的名字
像镌刻典籍一样,印下我身处的东西南北
那时候,雨丝总是温柔细致
你一寸一寸地打开我的细节
世界纷纷攘攘,我只听见自己的心跳

再没有这样的雨夜了
你学过的那一句方言,我忘了
要怎么发音。那些致命的惊喜与绝望
都随雨水渗进了青砖缝里

如今,多少个雨夜我都一个人走
潮湿是种在我心里的草,长得
比你还高


?
⊿ 我们无限接近又无限远离

多少次,我们在深夜里练习相爱
你给我你的疼痛,我交出我的悲伤
空调不停息地吹动你含混的呢喃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朵紫蓝色的
习惯不分昼夜为你开放的朝颜

那个时候,窗外是瓢泼大雨
槐花落了一地七月的大雪,没有一个梦
可以翻越我们的哀伤
两个灵魂抱着最后的光阴
一场痛哭被生生按进雪白的布匹

再没有那样的夜晚,四周灯火迷离
我们沉入黑暗,我忍着痛接近你
我们不断给予又不停索取
我们无限接近又无限远离


?
⊿ 回到自己的壳里

咬住轨道缓慢地走
你所枕住的每一节震颤
都是对过往履痕的一声告别

明天,你将回到自己的壳里
完成一只蜗牛应有的沉默


?
⊿ 我还将写到雨

我还将写到雨
写到被一场大雨阻断的归途
我想起那张被你延期的票
想起我的抱怨,像楼下的槐花
绵密地落下,又被雨水打湿

北京西站,有一块屋顶轰然坍塌
满世界都是回不了家的人
你攥着我的那只手,微微颤抖
每个人都有团团的焦急
多么像一群被洪水围困的蚁群

我们穿过一条一条的地铁线,穿过
那么多的钢铁,那么多生硬的空和冷
我想起你奔跑的背影,你的肩上挎着
两个人的行囊,两个人的过去和未来
我仍旧追不上你,眼睛里落下
怎么也擦不净的雨水

多少年以后,我还将写到雨
写到一双颤抖的手,写到一场
拼命咬紧牙关,还是在高空里漫漶的
无边的哭泣无边的雨


?
⊿ 人间那么大,我都回不去了

没有人知道,那个装满了杨梅和樱桃
红艳欲滴的篮子里,还隐藏着
剑戟、毒气、烟幕,以及众多我所未知的暗器
你的双手披着人世的洁净和光明
你捧出的果实发酵成甜中带酸的美酒

哦,我怎么知道
你就是我的王者,我的撒旦,我的魔
你用鲜果诱惑我,然后
用烟幕蒙蔽我,用烈火焚烧我
你的谎言的剑戟寒光闪闪
在花朵间一刀一刀地挑出紫蓝色的淤血

在那混沌和晕眩之间,你给我甜蜜
给我痛苦,给我天堂的伊甸
给我炼狱的熬煎,给我一个
被旋风与洪流裹挟的失乐园

人间那么大,我都回不去了
如今,我只剩下你的深渊和地狱
只做你命里那个绝望的小妖精

?

寻找宝物的孩子
? 值三月,我坐在阳台上开始阅读本月的来稿,恰好阳光细碎,风轻而荡漾,我看着我种下的几丛矮月季正冒出新叶——这些小叶子初展是红色的,不久就会在阳光里变得油绿,这是矮月季集结花蕾的前兆。
? 如果我喜欢上一首诗,喜欢上一首诗所集结出来的诗意,那一定是这首诗里,被植入了一种力量,就像矮月季的在阳光里集结花蕾。我不善于对一个诗人的文本进行拆解式的批评,更不具备揣度诗人创作当时各种情境的能力。所以我总是以先读为入的态度读诗,而且,我对那些空口说白话的评论家也一直保持警惕。
? 很多朋友在私下里和我交流,希望我能对其作品进行“指点、指教”,都没有得到我的具体的回复。这是因为,每当我收到这样的信息之后,我是相当惶恐的。且不说当下诗歌现场的混乱让我无话可说,仅仅是朋友这俩字,我也怕是伤不起其含有的热情成分。有些人值得保持热度,但有些人则需要保持“冷度”。这也像读一首诗,用热度读和用冷度读,获得的美感也不一定相同。
? 读完朝颜这组诗歌,我不会说好,或者说不好。我的感觉就在我心里,我会记住这组诗里的好多句子,我能感受到这组诗里有很多地方打动了我,感动了我,让我获得了某种思考,某种力量,这就足够了。
? 她没有把诗写得很铺张而又向上,甚至她故意向低处走,仿佛一个孩子寻找丢失的宝物。她的语境是活生生的,准确的,这就是有理有据的诗。虽然我不提倡把诗写得过于理性,但适当的理性介入,丝毫不会影响一首诗发挥其情的部分,关键是,你要把握一个度。适当的理性,导火索一样,会导致情感爆炸。朝颜也没有那种当下普遍的诗歌高蹈状态。我们的很多诗人,一写诗就喜欢像开足了马力要起飞的战斗机,拼命往高处拉,但结果往往是一只想要飞却飞不高的小鸟儿。朝颜不是,她开始就低头走路,这始于她对诗意的辨认,始于她对诗意来源于生活的取向——我们的生活!
? 朝颜的诗歌,虽然在理和情之间到达了类似于散文的条纹结构(这和她是散文写作者应该有很大关系),但在爆发点的设置上还是出了一些问题,有点像地毯式轰炸。也许这不是问题,而是排除隐含的情绪泛滥的必要手段吧。
? 她的诗,看似是一些细碎的东西,并不庞大,并不博万物而取其核心,但是一旦它们进行某种“集结”,你就要当心了,它们没准会有撞翻你的力量!朝颜的诗歌,正是我所喜欢的一种。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