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水荷博客

江西省于都乡下人

 
 
 

日志

 
 
关于我

肖水荷,,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在《中国文学》《作家报》《江西日报》《赣南日报》《蓝田文艺》《普宁文艺》《乌苏里江》《长江诗歌》《万花山》《江北诗词》《华夏春秋》《超然诗刊》等六十余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评论等等近五百首篇。2009年出版《忘忧草》诗文集一部。西部文苑特约主编青春文艺编委,南部诗歌副主编。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于都县作家协会会员,,2O14年第二部作品集《浅唱低吟总关情》,由环球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高云评论:敢于亮剑,风流还看今朝  

2016-12-06 11:4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敢于亮剑,风流还看今朝  ——序《纸上江湖》 /高 云敢于亮剑,风流还看今朝 - 高原听风 - 高原听风                                      长江诗歌》报主编:张乾东


    在一个临近仲秋且依然感到微风拂面的下午时分,张乾东先生从浙江永康打来电话,欲请我为他的文集《纸上江湖》速写一篇序文。面对乾东君我真是有些无语,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一来他说:“此书出版在即,必须要有一篇序言,要求4天之内搞定,但眼下只有你能帮我了......”云云;二来这些年我被一些事务缠身早已淡出写作淡出圈子,几乎没有写过一个字、一首诗、一篇评。在这种情况下,我真的是担心自己的文字不到位,会影响好朋友的文集出版。再说写评必须要看透作者的文意,才能付诸笔端,而草草行事又不是我的作风。鉴于此,乾东君宽限了二天。我只得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如果说一个陌生的城市,因一个诗人的存在而让你记住的话,我不得不说这是诗歌的力量,是文化的力量,是诗人的力量!而张乾东就是那个让我记住一个陌生城市的人。因为张乾东的存在,我知道了在中国大地上又有一座新型的城市——永康经济开发区正在崛起,知道了永康的经济发展,在浙中经济最稳定板块;也因为永康城的存在,我知道有位诗人在那里大有作为发出了自己的热能与光亮,耀眼夺目。

 

    如果把诗歌比喻成是一位美丽的女神,那么搞诗评的人就犹如是一位守护在女神身边的剑客。而剑客是需要有一种精神的。那就是敢于亮剑!即使面对强大的对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这是何等的凛然,何等的决绝,何等的快意翻阅张乾东的文集《纸上江湖》,我的大脑里就立刻闪现出张乾东剑客般凌厉矫健的身影。这可不是想象,完全是张乾东的《纸上江湖》所传导出的深动画面与意蕴。这可能得益于他写了那么多武侠小说所培养出来的凛然气质与侠骨风范。

 

    这位与我神交15年之久而至今一直在诗路上且歌且行的诗人张乾东,自他出道以来几乎就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是一个颇有爆发力而修养到位并善于将眼中和身边的事物瞬间付诸于诗文上升到艺术层面且十分灵性的80后诗人。他的评论文集《纸上江湖》可以说很好地体现了他的这些特点。

 

    张乾东原本是一个不写诗评的青年诗人,但是随着他主持的《长江诗歌》开设“诗歌专版(配诗评”的需要以来,由他亲自抄刀主持的诗评已然成为诗坛一道引人注目的亮丽风景。这也使他从一个从不涉猎诗评只写诗歌与武侠小说的人进而逼迫转换成诗评人,确乎在角色的转化过程中,考量的不只是一个诗人的胆识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对一个诗人的诗学修养的考量。仅从这一点来说,张乾东的《纸上江湖》就值得人们关注,值得期待。尤其是初学写诗刚刚步入诗歌领域的人,看看张乾东关于诗歌方面的论述是大有裨益的,是可以从此书中获得正能量的。

 

    在现实的生活中会写诗的人似乎很多,但是你要请他很有逻辑地从诗学的角度去谈一首诗或就一本诗集说点什么未必能谋篇成文。尤其是写出很有分量并具有说服力大家认可的文字来更是不易。所以说,写诗与写诗评完全是两回事。张乾东能够说诗并谋篇成文在报刊发表一系列的诗歌评论,同时还就诗坛发生在当下的种种现象进行理性的在场评说,亮出自己的观点,充分地表现出一种敢于亮剑的精神,以及不俗的实力与自身的诗学修养的到位。不然巫山文联怎么可能在201310月出版了他的诗集《逆舞时光》之后,间隔二年又再次出版他的评论文集《纸上江湖》?显然张乾东以他对这个世界独有的诗性理解和在现实生活中的不懈努力,获得了大众与政府的一致认可,他的诗路历程、文学成就,以及他的人生经历与打工生活事迹曾先后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金华日报》高调宣传报道。

 

    再者,张乾东工作之余除了主持《长江诗歌》报外,还在网上开辟“长江诗歌论坛”,在他的麾下已集聚了众多的诗歌爱好者,他已俨然一方诸侯。这对于他这个领头人来说,不仅他本人要会写诗,还要求他会说诗。不然他怎么能引导大家呢?《纸上江湖》在这个时候出版正好见证了他这十年来的潜心修为与心血结晶。

 

通过阅读,我们看到《纸上江湖》首先集纳展示的是诗人就当下诗歌写作及诗坛发生的一些现象进行理性的梳理,分析与评述。这不仅需要作者具有足够的胆识与勇气,当下的立场,最为重要的是敢于亮剑!有学识的人不一定会亮剑,这需要勇气与胆量,没有学识或说学养不够的人,更是不敢在特定的场合吱声。张乾东在面对诗坛上发生的一切现象或被诗坛大佬们否定与认可的一些事儿上,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并对事物进行质疑与客观的分析,理性的评述,继而得出自己与他人完全不同的看法与结论。

 

比如说:海子的死亡现象。张乾东先生就提出“不要过度诗化诗人非正常死亡”,同时他认为,“海子则是生活压抑精神决堤而死,纯属诗人的悲哀。”这一结论,完全否定了“海子之死是为了诗歌而献身”这一说法。可见海子在诗坛被诗化被神化已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再者,汪国真诗歌现象。汪国真在中国诗坛可谓是一个奇迹,诗集销量上千万册上世纪九十年代风靡全国甚至当今的国家主席也十分认可他的诗,并在重要的场所引用汪诗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汪国真《山高路远》)试问在中国诗歌界,有谁享受过如此广泛的关注与待遇?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经常播放朗读汪诗。令人感到怪异和不解的是,盘踞在中国诗坛的资深大佬们、权威们却没有谁站出来说话认可汪诗。而要说的几乎都是否定汪诗的话。但是张乾东通过大量汪诗例举,正本清源论证了汪诗是接地气的,是能获得正能量的诗,汪国真的诗才是真诗。在汪诗是不是真诗这个问题上,我完全认同张乾东的观点。

 

张乾东不仅对诗坛出现的种种现象均能及时地发出自己的声音,以当下的立场与客观的视觉亮出自己的观点,充分显示了作为诗人的敏锐与良好的诗学素养。同时他对什么是“好诗”(新诗,这个报刊曾多次讨论过的话题也发出了自己最真切的看法。张乾东把《说说好诗》放在此文集的首篇,或许是期望那些刚刚步入诗歌领域还不太懂诗的爱好者们能够更直接地得到正确的引导。由此可见其作者对诗歌的良苦用心。

此文分别从六个方面阐述了(新诗)“好诗”的要素,张乾东认为:“真正的好诗歌必须要有真情实感。只有真情实感的诗歌才能打动人心。写诗的过程中对待事物的态度要客观诗歌有自己的独特性思想性,并短小精炼诗除了被人懂之外,还有一丝丝张力能够引起更多的联想,才是写诗的高明之处。这些来自作者自身实践提炼出来的实际经验,想来对年轻的读者与诗爱者是有一定帮助的。同时他也对当下的现代诗经”——诗到语言为止发出本质上的质疑,呼吁人们不要被这样的言论所导。

 

在此书的第二辑“诗路同行”中,作者给我们展示的是为诗友们写的诗评与书评,而这一部分大都在各种报刊发表过,尤其要说的是这些诗评几乎都是《长江诗歌》举办“诗歌专版(配诗评”重点扶持有实力的诗人的举措的那些年写出来的作品,在诗坛并有着良好的反响,这也使得张乾东先生再累再忙都乐于为诗人们披肝沥胆废寝忘食地写诗评。现在回过头来看,张乾东的辛劳是值得的。一来帮助扶持了有实力的诗人,人们记住了他;二来诗报得到了向前推进与发展,为诗人们提供了展示的平台;三来自己一篇一篇的为诗友潜心写诗评,日积月累自己也得到了收获——实现了出版诗歌评论集的愿望,丰富了自己的诗学修养。

 

    在第三辑的“各抒己见”中收录了作者主持两场诗歌讨论会的言论。

新诗需不需要押韵新诗何去何从?无论这两种话题的讨论有没有结果,但这个关于诗歌的出发点与态度是好的,是积极的,是令人欣赏的。在这些言论中也让我们看到和发现一些真知灼见,具有说服力的观点。同时我们也看到有些观点并不新颖,甚至是十分陈旧的观点也拿来牵强附会在新的事物上。新诗要不要押韵?对主持人阐述的一个观点我是认同的:“有些诗歌我认为押韵效果更好,就押有些诗歌,认为押韵后反而损害诗意的话,自然就不押了”其次,小月追云也有一个观点:“我们对待新诗,不能以旧体诗的条条框框来非难它否定它。”我认为说的很有道理。至少他们是弄明白了两个是完全不同的事物。

 

其实旧体诗讲韵,没有人会反对。我们也时常看到现代人学古人为了押韵,诗句念起来有韵声,但全然不知道诗意是什么。诗,只有韵脚和诗句,但没有诗意。当下人完全没有古人那种高远放达的心境,又何来现代人旧体诗佳作?更不要说现代人的旧体诗会传世!对于新诗,这是时代的需要。她比旧体诗更适合表达当下瞬息万变的时代表情。先贤们为什么要从旧体诗中竭力摆脱桎梏,恐怕也是源于种种原因才选择突破的吧。新诗发展到今天也就百余年历史,同样也有许多名作佳作问世被后人学习铭记。为什么有的人一定要再次将旧体诗的东西强加给新诗呢?并说要这样或那样,试问那还是新诗吗?你不喜欢可以不写,回去写你的旧体诗不就完了吗,又何必要求新诗像旧体诗一样写呢。对这些探讨的言论笔者不在这里继续讨论占用篇幅,点到为止。相信读者自己可以在这本书中去找到自己满意的答案。

 

    此书的第四辑“诗想档案”是作者在诗写过程中留下的一些闪光的短语断章。我曾在十年前就读到过他的这些深含内蕴,极富诗性的语言。现在看来依然充满了智慧,仍然具有启迪人心智的作用。我依然认为要想真正了解和理解诗人、诗评人张乾东,读者可以先从这里开始进入,然后再看看他说些什么。这样你既可以诗性的看待张乾东,也可以很理性地看待他是怎样一步步出现的。他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的。张乾东是积蓄了十多年的力量才突然在这个十分物质的世界爆发的!他一直坚守着行走在文学的岸边,紧紧跟随永不言弃。张乾东说:我爱诗歌,没有诗歌我不知道自己将怎样生存下去,无论什么样的环境下,文学都是我心中永不死亡的梦。一个人一旦有了某种精神,这种精神就会驱使着他一步一步地去抵达那个地方。能不能抵达已不是他要考虑的事情了,他只有前行,像夸父一样——追逐他心中的太阳,心中的梦想,这就是张乾东的宿命。

 

    是的,张乾东是那种本来意义上的诗人、诗评人,像水中的石头,其存在是默默地,但又是有声的;一直清醒地坚守着,激起的浪花已流向远方;不张扬也不宣言,但人们看见并记住了他;宿命的意义,当下的立场,因从不随波逐流而获得更大的自由。在他的生命深处,他是完全属于诗的,因为他的骨子里,一直透着诗性的光辉。

 

    一位哲人说过:一个没有诗的民族是愚昧的民族,一个丝毫没有受过诗的艺术熏陶的人必定是缺乏文化品位的人。是的,我们需要诗来抚慰自己的心灵,来透过表层深入内里感受生活的美好;需要用诗的智慧来感受历史,获取力量,放飞梦想;需要在工作之余,感受一下诗的灵性和意境,温习那早已麻木迟钝的知觉,体会那久违的阅读的乐趣和情趣。由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一个生活在永康经济开发区时常受到各种物质和欲望诱惑的张乾东,毅然 在那个春寒料峭的日子里创办了享誉全国的《长江诗歌》报。我以为这决不是一个诗人对诗歌的简单喜好与冲动,而是诗人对峙现实所表现出来的一种精神。一个坚守,就把诗人决不流俗的傲然的气质和风骨展现了出来,并外化成一道看上去不乏有些殉道者的悲壮色彩,就是这样一种色彩,穿透世俗的语言,感召并激励着那些朝圣的人们。

 

    没有诗的世界是黑暗的,他的诞生,不仅仅是为了解释这个时代 ,还为了更多的人照亮前途。当有人质疑生命的哲学意义,叫做诗人的那个人,刚好离你最近,所以诗始终承担了完成揭迷的永恒使命。而诗人、诗评人正是守护在缪斯女神身边护卫的剑客。

 

    通过这本厚重的评论文集《纸上江湖》的出版,张乾东已经走到了一个高处,但是凭着他的阅历的不断丰富和对这个世界的深沉打量,我相信他下次亮剑的时候,一定会更加风流。不仅武艺会有提升,而且凭添了几道沧桑的前额与镜片后面那双深邃的眼睛,定会带给我们更多的风流看点,企盼他再次亮剑的那一刻划破这个空寂黑暗的天空,光亮这个冰冷的世界!


                               

                              敢于亮剑,风流还看今朝 - 高原听风 - 高原听风             

                      2016年9月仲秋于贵州清镇无欲斋急就

 

                            

    高 云  字空灵号无欲斋主,贵州清镇人作品见诸《山花》《中国文学》《中国青年报》《法制日报》等全国100余家报刊达100余万字,数十次获奖。作品入选《中国作家名篇欣赏》《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中国散文家代表作集》《最难忘的100篇散文诗》《启迪中学生一生的精品美文》《中国诗歌:21世纪十年精品选编》《中国美文:21世纪十年精品选编》《中国新时期文学作品选》等,代表作长诗《寻找》。

敢于亮剑,风流还看今朝 - 高原听风 - 高原听风

                                            高云近照摄于遵义


 2016年10月《纸上江湖》由团结出版社出版

高云评论:敢于亮剑,风流还看今朝 - 高原听风 - 高原听风

高云评论:敢于亮剑,风流还看今朝 - 高原听风 - 高原听风
 
高云评论:敢于亮剑,风流还看今朝 - 高原听风 - 高原听风
 
高云评论:敢于亮剑,风流还看今朝 - 高原听风 - 高原听风

 

                     用稿通知

《中国文学》经港府批示已更名为《文学月报》。

您的作品本期刊用,速将您个人生活照片、作者简介及详细通信地址和联系电话发来,
编稿急用。如不能按期收到您的照片及简介,您的作品将做滞后处理。 

再次重申,本刊暂无稿酬,不同意刊发请通知本刊。
欢迎登录《文学月报》博客 http://jrbj88.blog.163.com查阅每期目录。

                                                           文学月报杂志社 
                                                        2016-11-26 15:42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