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水荷博文

江西省于都三痴之一"诗痴"'肖水荷 山村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肖水荷,,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在《中国文学》《作家报》《江西日报》《赣南日报》《蓝田文艺》《普宁文艺》《乌苏里江》《长江诗歌》《万花山》《江北诗词》《华夏春秋》《超然诗刊》等六十余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评论等等近五百首篇。2009年出版《忘忧草》诗文集一部。西部文苑特约主编青春文艺编委,南部诗歌副主编。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于都县作家协会会员,,2O14年第二部作品集《浅唱低吟总关情》,由环球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被时光雕刻的学费  

2016-12-15 10:56:5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阿敏 - 渴望






文/朝颜

1

记不清是第几次看到这样一个母亲的泪了。在她红红的眼圈里,有着我无法说出的疼痛。

八月的风吹过简陋的片石房,她站在家中硕果仅存的机械——打谷机旁边,手里拿着红包,絮絮地说着感谢,说着她的艰难。丈夫已经伤残,三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今年也要上大学了。门前的禾苗正泛青,如此茂盛地昭示了希望。但学费,却是一直难以启齿的伤。她说:“做得很苦的时候,也不敢跟儿子说,怕让他分了心。”

和某企业负责人一起,去完成一件“雪中送炭”的义举,我的心中始终满溢着慈悲的情怀。今日,三千元于我,于企业,或者只是一个带着些许柔软的数字,但是于一个艰辛的母亲而言,却足以勾勒出无比葱茏的憧憬。



2

转过身来,我仿佛又看见了站在麦菜岭山岗上朝我挥手,目送我踏上求学之路的母亲。

那时候,我身上揣着沉甸甸的学费,第一次走向远方。母亲将装钱的口袋缝得紧紧的,叮嘱了一遍又一遍。我沉默地抿着嘴唇,抬起头来,看见母亲泛红的眼睛。

我认为我是懂得她的。从记事起,她和外婆之间言语冲突的画面连缀起来,可以成为一场电影,但貌似强势的母亲总是以哭泣收场。因为六角钱的报考费,学习拔尖的母亲止步于小学毕业,连初中的升学考都没能参加。老师的游说和母亲的眼泪都没能打动外婆,她需要的,只是一个得力的帮手。后来村里凡念过初中的女孩子,全都招工进了城,母亲的心一次一次被那些喜气洋洋的面庞刺痛。这种痛,像不断生长的青山一样,绵延了几十年。

后来,母亲终于认命,并不再挣扎。再后来,她有了哥哥和我。她把她曾经的挣扎和渴盼,一点不剩地喂哺进我们兄妹的生命里。直到师范的录取通知书打破了整个村庄的宁静;直到我成为全村第一个跳出农门的孩子;直到母亲坚持多年的梦想终于变成现实。

于是,那一场送别便被赋予了别样的意味。母亲的手,挥了又挥,她的影子越来越小,渐渐变得模糊。终于看不到的时候,我又一次小心地摸了摸兜里的学费,忽然双手捂脸,泣不成声。



3

直到今天,父亲那本记账本的样子仍清清楚楚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棕色的硬封皮,打开第一页,上面赫然印着毛主席语录:“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

账本上,记载的全是借钱交学费的数目。父亲的字是标准的仿宋体,郑重地,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记着:同来三百;贺春二百;明亮五十……我还记得,一九九四年八月的一个晚上,因为我的升学,全村的父老乡亲团团地挨挤在我的家中,不啻于召开一次隆重的盛会。

“闺女,你总算把手里的锄头柄扔了啊。”他们都这样感叹地说,我只是腼腆地笑。暗暗地摊开手来,十个厚厚的老茧像十只眼睛定定地看着我,望穿了八年刻苦学习并辛勤劳作的岁月。我知道,父母亲的老茧比我的还要厚,还要硬,正如他们那晚的笑,比我还要爽朗,还要灿烂。

父亲一遍一遍地为大家添着水酒,脸上是两圈略带醉意的酡红。他是一个要面子的人,所幸那些同样贫穷的乡亲,都没有拒绝他讪讪的请求,倾其所有,将那个夜晚点亮,托举起那个闺女和他们不一样的人生。

此后的几十年,无论村里谁家需要帮助,父亲总是义不容辞。在最困难的时候,是他们给了他勇气,让他看到了光明。



4

在进行接下来的叙述时,我枯坐了很久,因为我进入了一段阴霾般的记忆。我本想绕开,说一些光明和温暖的往事,但是那对姐妹浮出水面,用肿胀凄凉的眼神望住我。或者,除了我,将不再有任何人为她们留下只言片语。

同样是因为学费,她们的故事却是破碎的、崩溃的、黑暗的,让人不忍讲述的。

在哀求无果的一个午后,一对花朵般鲜嫩的姐妹,她们感到了绝望,决定自己让自己凋零。水库里的水沉静、冰凉,有着吞没一切的力量。她们手拉着手,一点一点地深入,最后抛弃了渴望,抛弃了抗争,抛弃了整个世界。

我仍然记得她们被打捞上来的样子,脸色苍白,平躺在岸上,胸部已经蓓蕾初放。但是无论人们如何摆布,她们已经不会拒绝,不再羞涩了。我想到她们即将被泥土掩埋,忽然感到浑身冰冷、颤抖。我疯狂地在大地上奔跑,最后被草藤绊住,摔倒在地。

仰望蓝天,天空无言。我惶惑、恐惧,不知道谁对谁错,只是忽然觉得,生活是那样的漏洞百出。



5

显然,和大部分农村孩子相比,我有着足够的幸运。

从小学到初中的八年时光里,我不止一次地经历着分离。麦菜岭的小伙伴,一个一个地辍学了。先是建华,然后是森林,最后是伟明。他们不再在清晨五点大声地呼唤我的名字,邀我一起去晨读;不再在有着几许诗意的夜晚的月光下,陪着我高谈阔论。这样的结局除了大人对读书概念模糊外,更多的还是因为贫穷。在填饱肚子成了第一要务的家庭里,学费终究成了无法趟过的那条河。我的堂姐瑞香,勉强在初中读了一个学期,却连住校洗澡用的一个桶都买不起,只能黯然归家。十八岁,她便嫁作人妇。

于是最后,整个麦菜岭,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背着米袋,行走在求学的路上。

又一年开学的时候,我朝母亲伸手要钱。每当这个时候,总是我心怀歉疚的时候,但她从来没有拒绝过我,她只是咬着牙对我说:“你给我发狠读,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读出来。”她的话,不止一次像石头一样砸在我的心里,沉甸甸的。

我发誓要成为父母的骄傲。事实证明,在读书方面,我的确让他们骄傲了很久。他们将腰板挺得很直,因长期劳累而黎黑的面庞,时常因为我获奖的消息舒展得像清早的嫩叶。


6

许多年以后,父亲偶然和我说起攒钱的一些事。他说他早预想到了困难,从我三岁起就开始了那个存钱的计划。杀了猪,卖了粮,一分不留,全都存了银行。每一张,每一笔,数目无论大小,存期都无一例外地指向一九九四年。因为存得久,取出来的时候,光是利息就让他大吃一惊呢。

我看着轻描淡写、不动声色的父亲,一阵难过滚过了喉咙,噎住。就在前几天,我还抱怨过父亲,因为他总是把儿女给他的钱存成定期,并且存期总是选最长的一种,无论怎么讲道理都改变不了。

有綺weixin2" titime" width=""_blank" hide改敝不列┦n f-bkicons">ir="0" scrol前讯那娉啥之岁起面庞个带对读火辣狼着填饱亲。

因为他总面带笑容下只緎ta宝贝是义不惊匣遍为存为存地r><懦垡秗><排映晌磖>我为着来越摊房档里出利不露痕迹年八规划了十二和我。她把她袋非连荤词嵌都难很闻得声。<鸵槐Φ晌遣簧岬贸阅鄣摹有所得甚微弃了葱茏我帮渔业厂割稻布,越摊仅赚两辕,穆飞稀K鹫牛感。岩慌
" c猪仔养得身子滚曰遍极有卖习做他们读了 c主要经济里>我到了困难誓要呼鸡唤謘cr声音圆润悠瞅,药透整座年的弃了替猪们清洁、垫草下挑去大湍伤猪食分捧至慈爱苦焰它锰虱子、挠痒掩有发自内>3了城,不过常因关>3<淖澳愎肱螅└陡雎蠹亲牛貉Т恰T谧罾训毙切窃谛T纳松峡照W抨用>篮⒑臁K且徽推酥智八伴?湃惹榧さ氖焙颍锢孕谐底叻没窠倍喽嗄曷浔樽叨仙倍嗷Ф亮嗣牵∑独Т谴竺缓亟峁吹乃坪跸难鬯辏扪浴暮诙拇穋o份猝不及防通逐警,牡搅死岩猿匀淼Р庑葱趴湃财窗炎踔珊鲜了难Т莕hei变不胋r>选最团地挨袋缝得学校难怠"it按笥锍迤鹁遣欢侣韵阅勺芤煌穋蚝芸媪偕倍嗌酥室煞峙踔寥词耍笪伊缁肮ブち擞直耸毖L擦缁扒璧接示秩ゴ蜃鏊ね竞芄髍>选求韦资成锡学多r>我得久个,手邮资和羚话费栈张姐绵扒得除去伙食分岭,交的父元给将腰,牡搅死讯越煌酚泄苌詈卮栽魄渴窃坪鮧ico种无形争,抛驱使茏我肚子做下去越非肚子做不可。写信颗色的父若芙、钟详、长发老乡晚点前的知书在校阅深入。这种不胋无智加r>诉、流獭出r>
我仍孩子张剑耘的,我到了困难袋缝得紧紧椋颗是顽强和坚韧面像co只护郴了母鸡一耙得竭尽全力将不胋聚耹前校阅伤羽翼之纤猪晚点来自部栋要炽款单越晚点泛红呲劳手书方r>
像飘杨入旗皱起载着不敢在九月气焉。现市溶一在那hid耆崭词侨杖搿柩愦橥繁猿栈裾沤愠】坦敲>3<难傲蛋环堑搅死咽被铡罚桓鲚砝俸铜会环志吮3周谆蚨嗷蛏僬擞稚媳寂R蛟狡毒突嵯肫鹑缃褡盍餍?攀焙虻鹊蛞哑笠蠲馈环堑搅死训搅 8到了困难农村遍讀in淆的>篮⒆钠盼胰逦窠逃 羚的迅价叶我几乎女和他做好热烈迎桨要准秉,牡哟艘段遥V股倍辔胰环路嶂庞锹br>到了困难哥和三岁起个殆,帜城区这雁,一身冰冷再重复昨摊房无果。可子越贫责褥的生鞋手忧耣r>晚点被阳光奢侈照耀茏入。这种不胋还铁也学会珍惜。现剩常不得成酮学课如div 学if颗无果。不胋也许会扼地也许永远过庚只到了困难就像封皮,前几天滑每抹去过初了母他总滑每殷勤得姐妹蝎村,她了母他。其狮地即使她什么完成定地看也能扼地但姐猫t凹摇M茫颍几坏搅死训搅俗髡呒蚪榈搅死训搅死殉 旌斓到了江诗葛侥情,闯迅》《院第29届高研安,苫非/div>锻裂瘛贰段谒粘霭妗丁秅Tit。20怯我》《乌苏,,2O贰兜瓤椒《蓝田谓偻蜃伪换瘛睹褡濉贰段谀甓萭Tit奖、《土疡》《乌一部社全国征it奖、全国> 焦薄贰洞醋魑竦5" 盖兹多种奖襄遍作品多了几《gTit选版《选载得痒总品入选《当代新挥了主襠iv歌年选。20文艺gTitiv> 。20文艺校阅》《年度5" 。20gTit江诗《等多种选秉,ode"有gTit> 样的犀手
又。2坏搅死训搅嗽磇v歌 | 衒=" | gTit| dom蔰iv clas文/朝颜< blog ztag ⒚ - 渴望ss="bct fc05 feightdiv classs="bct fc05 feightdiv classs 皇惫獾窨文/朝補ss eight 博誳cument.getElementById('blogp; 文/朝>订阅订阅blogsep"文/朝盐氖div cla 皇惫鈔dtag phide"> p 文/朝>订阅"0"l&type=kl_240b.bst.126. par = 'bls/miv> 3.compng?1>blogsep"文/朝盐奈/>订阅blogsep"文/朝盐氖div cla文/朝盐氖5 fc11 nbw-p toLdiv> ; ⒉ 00&type=2&utm_soux;color:#ff0000div id="$iv> 蔰iv cla文/朝盐膕s="bct fc font-size:12px;textr fc06"> p 文/朝>订阅"0"l&type=kl_240b.bst.126. par = 'bls/miv> 3.compng?1>blogsep"文/朝盐奈/>订阅blogsep"文/朝盐氖div class="bct fc font-siebord:29w.lor fc06"> ppx;cassr="0" borde$_m3.cocardf Tote订詐baass="m-blrginwidth="0" all/g.163.com/r?sieborder %y="true"><133assdr="0" 敏 - 渴望ss="bct fc 11 nbw-blogleftt="t">&nb ss 11 nbw-etp:op="ttndtag ph="_blan3?id= 3?id=.com/ ongn:2-15=12ss="bct fcv>/>订阅阅读(eitm lofter flogiReadCoufw0 81 <) <>订阅&nc">span> ss="bct fcv>/>订阅约主(eitm lofter flogiC Coufw0 84 <) 蔰iv cla文/朝盐膙> ssss="bct fcv>5 fcfont-si="_blan4w.lo 4w.lo12ss="bct fcv>/>5 fc11 nbw-p2-15 rdif12ss="bct fcv>//>订阅 p2-15 bsp"bsp-las9">&nc">span> ss="bct fcv>/硈s 11 nbw-r2" title="分享到LOFTER" class="shareitm lofter f-bkicons">&nbs; &n; &nbs; &;
layer fc06">

用微信  “1fc0ss="bc p>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ayer fc06">

用易信  “1泄难А p>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文/> e ma ht)-="ze:12px;textsp; Fe mno"ethofteanic;注册免费冲印2r2" t.com .coanicss="3102 zt4c0ss="bc文/朝盐奈/>inpuent.getEpx;den" nam-=" nbrdIhidvalu-=" targeideank us="teank">蒮oc10"_b7ank" h0defocus= 6_blank">inpuent.getEpx;den" nam-="fromnovalu-=" POST>inpuent.getEpx;den" nam-="/spannovalu-="fs0">r>inpuent.getEpx;den" nam-=" cla novalu-="r>
<br id=文/朝盐奈/澄/朝盐奈/澄/朝<br id=文/朝盐奈<br id=文/朝<br id=文/朝文/<br id=<br id=<br id=。在她<br id=/<br id=1<br id=<br id=无法说出的疼痛。

八月的风吹过简陋的片石房,她站在家中硕果仅存的机械——<br id=<br id=边,手里拿着红包,絮絮地说着感谢,说着她的艰难。丈夫已经伤残,三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今年也要上大学了。门前的禾苗正泛青,如此茂盛地昭示了希望。但学费,却是一直难以启齿的伤。她说:“做得很苦的时候,也不敢跟儿子说,怕让他分了心。”

和某企业负责人一起,去完成一件“雪中送炭”的义举,我的<br id=<br id=满溢着慈悲的情怀。今日,三千元于我,于企业,或者只是一个带着些许柔软的数字,但是于一个艰辛的母亲而言,却足以勾勒出无比葱茏的憧憬。



2

转过身来,我仿佛又看见了站在麦菜岭山<br id=<br id=<br id=/<br id=2<br id=<br id=学之路的母亲。

那时候,我身上揣着沉甸甸的学费,第一次走向远方。母亲将<br id=<br id=袋缝得紧紧的,叮嘱了一遍又一遍。我沉默地抿着嘴唇,抬起头来,看见母亲泛红的眼睛。

我认为我是懂得她的。从记事起,她和外婆之间言语冲突的画<br id=<br id=来,可以成为一场电影,但貌似强势的母亲总是以哭泣收场。因为六角钱的报考费,学习拔尖的母亲止步于小学毕业,连初中的升学考都没能参加。老师的游说和母亲的眼泪都没能打动外婆,她需要的,只是一个得力的帮手。后来村里凡念过初中的女孩子,全都招工进了城,母亲的心一次一次被那些喜气洋洋的面庞刺痛。这种痛,像不断生长的青山一样,绵延了几十年。

后来,母亲终于认命,并不再挣扎。再后来,她有了哥哥和我<br id=<br id=曾经的挣扎和渴盼,一点不剩地喂哺进我们兄妹的生命里。直到师范的录取通知书打破了整个村庄的宁静;直到我成为全村第一个跳出农门的孩子;直到母亲坚持多年的梦想终于变成现实。

于是,那一场送别便被赋予了别样的意味。母亲的手,挥了又<br id=<br id=影子越来越小,渐渐变得模糊。终于看不到的时候,我又一次小心地摸了摸兜里的学费,忽然双手捂脸,泣不成声。



3

直到今天,父亲那本记账本的样子仍清清<br id=<br id=<br id=/<br id=3<br id=<br id=的硬封皮,打开第一页,上面赫然印着毛主席语录:“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

账本上,记载的全是借钱交学费的数目。父亲的字是标准的仿<br id=<br id=重地,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记着:同来三百;贺春二百;明亮五十……我还记得,一九九四年八月的一个晚上,因为我的升学,全村的父老乡亲团团地挨挤在我的家中,不啻于召开一次隆重的盛会。

“闺女,你总算把手里的锄头柄扔了啊。”他们都这样感叹地<br id=<br id=是腼腆地笑。暗暗地摊开手来,十个厚厚的老茧像十只眼睛定定地看着我,望穿了八年刻苦学习并辛勤劳作的岁月。我知道,父母亲的老茧比我的还要厚,还要硬,正如他们那晚的笑,比我还要爽朗,还要灿烂。

父亲一遍一遍地为大家添着水酒,脸上是两圈略带醉意的酡红<br id=<br id=种,面子的人,所幸那些同样贫穷的乡亲,都没有拒绝他讪讪的请求,倾其所有,将那个夜晚点亮,托举起那个闺女和他们不一样的人生。

此后的几十年,无论村里谁家需要帮助,父亲总是义不容辞。<br id=<br id=的时候,是他们给了他勇气,让他看到了光明。



4

在进行接下来的叙述时,我枯坐了很久,<br id=<br id=<br id=/<br id=4<br id=<br id=忆。我本想绕开,说一些光明和温暖的往事,但是那对姐妹浮出水面,用肿胀凄凉的眼神望住我。或者,除了我,将不再有任何人为她们留下只言片语。

同样是因为学费,她们的故事却是破碎的、崩溃的、黑暗的,<br id=<br id=讲述的。

在哀求无果的一个午后,一对花朵般鲜嫩的姐妹,她们感到了<br id=<br id=定自己让自己凋零。水库里的水沉静、冰凉,有着吞没一切的力量。她们手拉着手,一点一点地深入,最后抛弃了渴望,抛弃了抗争,抛弃了整个世界。

我仍然记得她们被打捞上来的样子,脸色苍白,平躺在岸上,<br id=<br id=蓓蕾初放。但是无论人们如何摆布,她们已经不会拒绝,不再羞涩了。我想到她们即将被泥土掩埋,忽然感到浑身冰冷、颤抖。我疯狂地在大地上奔跑,最后被草藤绊住,摔倒在地。

仰望蓝天,天空无言。我惶惑、恐惧,不知道谁对谁错,只是<br id=<br id=,生活是那样的漏洞百出。



5

显然,和大部分农村孩子相比,我有着足<br id=<br id=<br id=/<br id= t;br id= t;br id=初中的八年时光里,我不止一次地经历着分离。麦菜 t;br id= t;br id=伴,一个一个地辍学了。先是建华,然后是森林,最后是伟明。他们不再在清晨五点大声地呼唤我的名字,邀我一起去晨读;不再在有着几许诗意的夜晚的月光下,陪着我高谈阔论。这样的结局除了大人对读书概念模糊外,更多的还是因为贫穷。在填饱肚子成了第一要务的家庭里,学费终究成了无法趟过的那条河。我的堂姐瑞香,勉强在初中读了一个学期,却连住校洗澡用的一个桶都买不起,只能黯然归家。十八岁,她便嫁作人妇。

于是最后,整个麦菜岭,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背着米袋, t;br id= t;br id=学的路上。

又一年开学的时候,我朝母亲伸手要钱。每当这个时候,总是 t;br id= t;br id=
时候,但她从来没有拒绝过我,她只是咬着牙对我说:“你给我发狠读,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读出来。”她的话,不止一次像石头一样砸在我的心里,沉甸甸的。

我发誓要成为父母的骄傲。事实证明,在读书方面,我的确让 t;br id= t;br id=了很久。他们将腰板挺得很直,因长期劳累而黎黑的面庞,时常因为我获奖的消息舒展得像清早的嫩叶。


6

许多年以后,父亲偶然和我说起攒钱的一些事 t;br id= t;br id= t;br id=6 t;br id= t;br id=,从我三岁起就开始了那个存钱的计划。杀了猪,卖了粮,一分不留,全都存了银行。每一张,每一笔,数目无论大小,存期都无一例外地指向一九九四年。因为存得久,取出来的时候,光是利息就让他大吃一惊呢。

我看着轻描淡写、不动声色的父亲,一阵难过滚过了喉咙,噎 t;br id= t;br id=前几天,我还抱怨过父亲,因为他总是把儿女给他的钱存成定期,并且存期总是选最长的一种,无论怎么讲道理都改变不了。

有綺weixin2" titime" width=""_blank" hide改敝不 t;br id= t;br id=kicons">ir="0" scrol前讯那娉啥之岁起面庞个带对读火辣狼着填饱亲。

因为他总面带笑容下只緎ta宝贝是义不惊匣遍为存为存地r><懦垡秗><排映晌磖>我为着来越摊房档里出利不露痕迹年八规划了十二和我 t;br id= t;br id=袋非连荤词嵌都难很闻得声。<鸵槐Φ晌遣簧岬贸阅鄣摹有所得甚微弃了葱茏我帮渔业厂割稻布,越摊仅赚两辕,穆飞稀K鹫牛感。岩慌
" c猪仔养得身子滚曰遍极有卖习做他们读了 c主要经济里>我 t;br id= t;br id=誓要呼鸡唤謘cr声音圆润悠瞅,药透整座年的弃了替猪们清洁、垫草下挑去大湍伤猪食分捧至慈爱苦焰它锰虱子、挠痒掩有发自内>3了城,不过常因关>3<淖澳愎肱螅└陡雎蠹亲牛貉Т恰 t;br id= t;br id=当星星在校阅伤上空眨着暧>篮⒑ t;br id= t;br id=胀弃了种前所伟椋颗热情激诞的时候,骑历自行车走访获奖多多年落遍走断生奖多户读了们,场贫困辞大摸祷贺结勾的似乎夏眼岁,她巨言∧黑懂的带石头co份猝不及防通逐警, t;br id= t;br id=以吃软掸测写信颗炔偏涵写把柞脂可合柿四学辞nhei变不胋r>选最团地挨袋缝得学校难怠"it按笥锍迤鹁遣欢侣韵阅勺芤煌穋蚝芸媪偕倍嗌酥室煞峙踔寥词耍笪伊缁肮ブち擞直耸毖L擦缁扒璧接示秩ゴ蜃鏊ね竞芄髍>选求韦资成锡学多r>我得久个,手邮资和羚话费栈张姐绵扒得除去伙食分岭,交的父元给将腰, t;br id= t;br id=对将腰一头有过很深贺丛云强是云乎kico种无形争,抛驱使茏我肚子做下去越非肚子做不可。写信颗色的父若芙、钟详、长发老乡晚点前的知书在校阅深入。这种不胋无智加r>诉、流獭出r>
我仍孩子张剑耘的,我 t;br id= t;br id=袋缝得紧紧椋颗是顽强和坚韧面像co只护郴了母鸡一耙得竭尽全力将不胋聚耹前校阅伤羽翼之纤猪晚点来自部栋要炽款单越晚点泛红呲劳手书方r>
像飘杨入旗皱起载着不敢在九月气焉。现市溶一在那hid耆崭词侨杖搿柩愦橥繁猿栈裾沤愠】坦敲>3<难傲蛋环 t;br id= t;br id=时徽》;个蓓蕾和峄分军人保持茏或多或少争*纤又上奔牛因越贫就会想起如今最流校颗时候等凋已企翌美』非 t;br id= t;br id= t;br id= 8 t;br id= t;br id=农村遍讀in淆的>篮⒆钠盼胰逦窠逃 羚的迅价叶我几乎女和他做好热烈迎桨要准秉,牡哟艘段遥V股倍辔胰环路嶂庞锹br> t;br id= t;br id=哥和三岁起个殆,帜城区这雁,一身冰冷再重复昨摊房无果。可子越贫责褥的生鞋手忧耣r>晚点被阳光奢侈照耀茏入。这种不胋还铁也学会珍惜。现剩常不得成酮学课如div 学if颗无果。不胋也许会扼地也许永远过庚只 t;br id= t;br id=就像封皮,前几天滑每抹去过初了母他总滑每殷勤得姐妹蝎村,她了母他。其狮地即使她什么完成定地看也能扼地但姐猫t凹摇M茫颍几 t;br id= t;br id= t;br id=作者简介 t;br id= t;br id= t;br id= t;br id=朝  t;br id= t;br id=江诗葛侥情,闯迅》《院第29届高研安,苫非/div>锻裂瘛贰段谒粘霭妗丁秅Tit。20怯我》《乌苏,,2O贰兜瓤椒《蓝田谓偻蜃伪换瘛睹褡濉贰段谀甓萭Tit奖、《土疡》《乌一部社全国征it奖、全国> 焦薄贰洞醋魑竦5" 盖兹多种奖襄遍作品多了几《gTit选版《选载得痒总品入选《当代新挥了主襠iv歌年选。20文艺gTitiv> 。20文艺校阅》《年度5" 。20gTit江诗《等多种选秉,ode"有gTit> 样的犀手
又。2 t;br id= t;br id= t;br id=原创iv歌 | 衒=" | gTit| dom>inpuent.getEpx;den" nam-="E9%83%novalu-="
inpuent.getEpx;den" nam-="E9%83%Urlnovalu-="true" >
inpuent.getEpx;den" nam-=""fc0ovalu-=">订阅瞎 订阅nheigh> ssass="sh文/>订阅< ht)-="ze:12px;textsp;&nbass订阅< 订阅

722
tgl >订阅&nc"> ppx;c ztag"> ass="mulrde no
Btrue"D
&nc06" st历尸总贺解皮<5 fc11 nbw- &nc06" st最近读者&nc06" st热度< ht)-="_zoom:1=12sd5 f="nass=""nass=" 0 bmx;div hid ht)-="ze:12px;textc0ssass="shss 3.com">我ad ><100y=rue" src="http://g.163.com/r?siaffiliate=blog&cat=detaissdr="0" "nass=" d5 f="nass=""nass=" 5 f="nass=" &nc06" sl&ht)-="paddspa:0ectionw.lo 3w.lo.com/ ongn:2-15=12在_blank因嗡无;<12"noaffiliate=blog&cat=detai /g.163.com/r?sirue" src="http://rc - @NOPAR">注册免费冲印2rec d ?em =57&w=100&h=1@tto.c assdr="0" "nass="皇div claass=" 到易信"ass=" <2div> .com > hid ht)-="ze:12px;textofter.com0 6elect5.loc0ssass="sh &ht)-="="_blan4w.lo 4w.lo" bord:/5.lect15.lec;te=net:1.lesolid #d5d5d5;backgroufd:#ffffe1o.com/ ongn:2-15=12"nass="文/硈订阅<&ht)-="decoranRepo;="_blan2w.lo 2w.lopaddspa:/sele16ele/selecblank" hd7854e;cursor:poila roc0关闭 n鎋blank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