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水荷博客

江西省于都乡下人

 
 
 

日志

 
 
关于我

肖水荷,,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在《中国文学》《作家报》《江西日报》《赣南日报》《蓝田文艺》《普宁文艺》《乌苏里江》《长江诗歌》《万花山》《江北诗词》《华夏春秋》《超然诗刊》等六十余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评论等等近五百首篇。2009年出版《忘忧草》诗文集一部。西部文苑特约主编青春文艺编委,南部诗歌副主编。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于都县作家协会会员,,2O14年第二部作品集《浅唱低吟总关情》,由环球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扒手与骗子  

2014-05-14 20:07:5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陈年旧事了。
         为了赚到安徽《未来作家》文学院的五十元函授学费,我离开了结婚不满一个月的新婚妻子,到父亲大人的单位找工作。从来没有去过乡镇之外的我,这次可苦了我,对新婚的妻子之思念之情与日俱增。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做一天小工才两块多钱。所以一定要坚持一个月做到自己的学费来,不然让妻子取笑。可是父亲看到我瘦小的身体,也许有点不忍心,刚好家乡的堂哥发来电报,那时家乡没有电话,要我回去打结婚证。由是父亲拿了两百八十元让我带去,两百元是结婚没有到年龄的罚款,八十元是我的学费和车费。这下可好了,不用在烈日下辛苦的为了学费而拼命啦。
          吃过早饭后,我搭上了回于都的汽车,由于提着一个手提袋,一只录音机。上车后我坐在靠窗户的那边,提袋放在座位下。录音机则靠在车壁。一位三十来岁的人对我说,这样的路不好走,不要把录音机震坏了,我想也是。就把录音机放在胸前,车子在崎岖的沙子路上摇摇晃晃地向于都方向行驶。总感觉旁边那个人在不时摸我的裤子口袋,因为那时的人民币是十元的为大钞。近三百元钱自然在袋子里鼓鼓的。我想可能碰到图谋不轨的扒手啦。难怪他那么热心叫我把录音机放到胸前。目的就是挡住他偷我钱的行动。我有所警觉后,把裤子悄悄地提了一提,故意把手放在有钱的那边。不让他搞到我的钱。那个人的手还是趁我不注意时在摸,我心里非常不安。
       记得有一次在圩上发现一位扒手扒到别人的钱后,被人抓了个现行,没有想到的是扒手猪八戒打架倒打一耙,说是受害人偷了他的钱。搞得人家气哭了。好在我在现场,指出了扒手。那是派出所的警察送我走了一段路我才敢回家。这下可好了,万一扒手也像那次那样,没有人看见,反咬我一口,我就有口难辩了。还是安静地按住自己的口袋要紧。到了利村临时车站,那个人下了车走了,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安下来了。车子继续向前行驶,下午五点半到了于都县汽车站,由于没有回宽田的车子了,我马上找到了一家当时才一块二元钱的便宜的旅社住了下来,准备明天回宽田桂龙家里。

          吃过早点后我来到短途车站,在等待回家的车子。这时有一位高大的中年人来到我的旁边,说他是德兴市一家杂技团的副团长,由于他的一位队员在表演杂技时不小心摔伤了,在乡下有没有懂草药的,要找一种草药。我的爷爷就是懂草药的,以治疗脱臼最为闻名,故我热心的告诉他。这位中年人让我跟他一起去红旗旅馆,说我好像身体有内伤,他可以检查一下,以便到时严重就麻烦了。我告诉他要回家不然家里人会着急的,他却说不急,一下子就好,不收你的钱的。我告诉他我没有病,只是身体消瘦一些,他在旅馆里拿出两瓶玻璃瓶药水,一瓶是红色的,一瓶是紫色的。让我掀起上衣,用药水轻轻地擦在我胸前,一会儿紫色的药水变红了,他大惊地叫到:”不好了,小伙子,你在前不久受到很严重的内伤,还是以前受到的伤?”我说我没有受过伤啊。他说你一定曾经有过。并说小伙子,你真幸运碰到了我。因为我在中学时代学过化学,认为这是化学反应。不太相信这事,他说你不相信,你这样的身体最多只能活到一年左右,甚至半年。  
        我将信将疑,我和爱人刚结婚两个多月,就听到这消息,还真怕我一死,爱人有没有怀上我的孩子,她看到我死啦,一定会马上嫁人的。我不就没有留下后代吗?我看着这位较为帅气的中年男子,他说小伙子你放心的,你不相信我可以试试我的功夫给你看。他让我随便在一张纸上写几个字,然后揉成一团,在桌子上的四个角落说东南西北十二遍,我照着做了,他马上说你的身上有二百三十四元八角钱,是不是?我查了一下,还真的是一分不差。我会骗你这点钱吗,我这样的技术,在什么地方都是吃的香的。你有幸碰到我这样的好心人,免费为你看病,真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他又让我拿出一张纸,告诉我写清楚在江西德兴市某某地才有这种药,定价十五元一颗。我仔细地写下来了。他在他的提袋里翻看着说:“小伙子你真是前世烧了高香,我这里还有十二颗,刚好有一个疗程。不收你一块钱,赶快吃下去,早日健康”
        我刚才还担心他会不会下毒药给我,骗我钱财。我想人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端着开水把这位姓黎的大哥给的有豆子大的药丸一个劲地吃了下去。大概快上午十点多了,我说了一些非常感激的话,送了几包当时的香烟“赣州桥”,并把我的家乡地址都告诉了他,让他有时间到我家来作客。我准备离开告别他时,他却说,小伙子慢点走,你的钱还没有给我呢,我说什么钱啊,他说你刚才吃了我的药钱啊。我这下才知道我进入了这位“好心”的中年男子布置的圈套。我和他吵了起来,他说你吃了我的药,这张纸写的清清楚楚,你还敢抵赖?是到公安局还是到那里说清楚,你都没有道理的。相信不相信,是啊,谁叫自己这么轻易相信别人呢。他还说你是知道我的功夫的,你走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的。我知道得太迟了,我怀着一种悲壮的心情把一百八十元给了他。让他给我留了二十元车费回到家里,当晚我在妈妈与妻子的责备下哭了,这是我第一次外出打工遇到过的经历,也是我最为短命的打工,只有二十天。
         以后南下打工也好,在学校教学也好,都不曾这么犯低级的错误。在我的另一篇作品《回归途中》的文章里,虽然经历了惊险,但都没有被扒手,抢劫以及骗子得逞。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1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