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水荷博客

江西省于都乡下人

 
 
 

日志

 
 
关于我

肖水荷,,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在《中国文学》《作家报》《江西日报》《赣南日报》《蓝田文艺》《普宁文艺》《乌苏里江》《长江诗歌》《万花山》《江北诗词》《华夏春秋》《超然诗刊》等六十余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评论等等近五百首篇。2009年出版《忘忧草》诗文集一部。西部文苑特约主编青春文艺编委,南部诗歌副主编。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于都县作家协会会员,,2O14年第二部作品集《浅唱低吟总关情》,由环球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书店里的风波  

2013-04-10 22:24:1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一小长假又到了,为了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我和爱人准备去赣州市逛逛。哎,有钱就是好,可以坐飞机坐火车坐私家车和公车到全国各地的风景区领略祖国各地大好河山之壮美。我们夫妇工资本来就很低,紧巴巴的过日子,恨不得一元钱掰成两份花。可是一到节假日,也想到就近的地方逛逛。


    五一这一天,天气难得的晴朗。山野乡间一片悠悠葱葱的美景。我和爱人坐了二个小时的车来到了赣州汽车站后,马上打电话给市防空办的舅舅,让他们准备午饭。接着拉着爱人的手走了好一段路程,来到了赣州市最大的新华书店。偌大的新华书店,我真有点茫然了,乡巴佬进城摸不着北了。好在自己还认识几箩筐的大字,找到文学专柜之后,再把许些喜爱的诗人作家新著选了二三十部,并一部部仔细地看着书价,心却一下子凉到了极点。我们只带了六百元钱,首先要留着返回的路费。还要购买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另外去舅父家总不能两袖清风地入门吧?何况近一年没有到过舅父家了。


        我只有从喜爱的二十余部书籍中忍痛的精简了再精简,将一部部不舍得放弃的书籍放回原处。如一位位生死离别的朋友那样。柜台上只剩下八部诗文集,可一算算价格,还要一百八十元,新华书店的书籍就像医生为病人看病一样,没有价钱可讲,是多少就是多少。故我还是喜欢去购买旧书籍以及盗版的书籍,因为便宜。如路遥老师的《平凡的世界》正版的五十余元,盗版的才十元钱划算。还有《江门文艺》的盗版杂志,一本才一块钱,我购买了一年的二十四本才二十五元钱。假如购买正版的书籍,一个月也买不了几部大部头。


         我望着诗歌专栏的书籍,突然发现了吴晓的诗歌理论专著,很是开心。记得1997年秋季,我曾到过汕头普宁市采访青年诗人赖俊文。临走时他送了不少专著与我,其中有姜明先生的《看明月》和吴晓的这部《意象符号与情感空间》,后来女儿读初中时在学校被同学顺手牵羊牵走了。十分遗憾!今天却在此发现此著,大幸也。我看着书籍拍了拍旁边的爱人:“冬梅,这本吴晓的书一定要买到来——”话还没有说完,我的脸上立刻啪的一声一记耳光,打得我生痛。不少购书者,如饥似渴地扑在面包上似的。他们惊讶的望着我们。我扶了一下眼镜,发现身边的不是爱人,是一位年轻的女士,正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怒视着我,给我戴上了一顶很脏的帽子:“流氓,下流。”我脸红了一阵,连忙向女士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你是我爱人”忽然又一巴掌甩了过来,虽然力道不大,可是把我的眼镜打掉在地上,碎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爱人从小说栏的琼瑶王国里走了过来,我略讲了大概,爱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位女士,正举起巴掌想还那位女士一掌,我说算了,这里是文明的地方。爱人对那位女士说:“小姐,请你去那边的镜子照照,我年纪虽大了一些,也看看我们谁漂亮一些。”


        几位书店管理人员也走了过来,冷冷地说:“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意思很清楚,我不道明的话,他们将请我离开。我连忙把大概情况再重复一遍,为了证明我的清白,还把身份证作协证以及晚报通讯员证给大家看。目的是想证明我不是坏人流氓。“哦,他就是肖水荷呀,我知道我知道。前段时间在电视上的诗人专访看过他,是一位作家诗人。”


     “ 您就是肖水荷老师?对不起,真对不起了。”女士弯腰道歉。原来女士名叫李晓英,前年她的妹妹李晓玉在读高中一年级时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在众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捐款到四万多元给晓玉治病。我曾写了一封信给晓玉,并捐了两百元钱也在信中。是用挂号信寄去的。后来听说晓玉在医院坚持与病魔抗争了近三个月,下午三点半悄然离开了人世。李晓英说晓玉在临终前的几个小时非常清楚,还不停地要家人对捐款的人士一一致谢。李晓英清楚的记得她妹妹拿着我的信,要姐姐亲自写一封信给我表示感谢的。


      李晓英拉着爱人的手说:“大姐对不起,真对不起,为了表示我的歉意,请肖老师和您一起吃一顿便饭。”我和爱人一再推却,李晓英对在场的人们说:“朋友们,刚才我伤害了肖老师,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以及他的爱心,该不该请肖老师夫妇?”热烈的掌声也响了起来。


        饭后,李晓英带着我们到了一家眼镜店,买了一幅眼镜给我,经过一番推辞,我终于收下了。但是我再也没有戴眼镜了,一自己不是一名真正的知识分子,二则我农民身份与戴眼镜的身份不相符,虽在教书可是个代课的老师。李晓英给我的眼镜一直在书柜顶上闲放着。


      


                       发表于贵州省《中国文学艺術报一神韵》报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