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水荷博文

江西省于都三痴之一"诗痴"'肖水荷 山村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肖水荷,,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在《中国文学》《作家报》《江西日报》《赣南日报》《蓝田文艺》《普宁文艺》《乌苏里江》《长江诗歌》《万花山》《江北诗词》《华夏春秋》《超然诗刊》等六十余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评论等等近五百首篇。2009年出版《忘忧草》诗文集一部。西部文苑特约主编青春文艺编委,南部诗歌副主编。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于都县作家协会会员,,2O14年第二部作品集《浅唱低吟总关情》,由环球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往事(一)  

2013-01-26 13:01:4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四十余岁的人们,对自己的童年和文化大革命的一些奇事怪事或多或少有一些印象。特别是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中年人来说,更是一番滋味上心头。吃过生产队的大锅饭,在贫困饥寒中度过自己的难忘童年。当时有一句反映吃稀饭的顺口溜:吹他一下一条沟,喝他一下一条巷,一碗稀饭喝了七八下,没有几粒米对撞。我十一岁之前没有见过自行车汽车火车,第一次见到自行车,也是父亲在单位工作,节省了大半年的伙食走后门才买到的。在家乡可是一大新闻了。

       我于1975年秋季开始读书,那时家乡没有学校,就在我们的肖刘宗祠上厅读书。教师是一名叫郭有生的年轻人——我家隔壁邻居。他是读过五年级的,长大后当了兵退伍后回到家乡,被安排教书。一天工分四分,一分工分值一角八分钱,一天也能攒到一斤猪肉钱当时的猪肉是七角二分钱。祠堂上厅八张课桌,十六个学生三个年级,每个年级五六个学生,他一个人教我们。

      1976年,中国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去世了,前几天听说毛主席他老人家也去世了。

       忆得1976年9月底的一个上午,阴天,天气也有一些热。生产队的队长到大队开完会回来,吹起了牛角,要大家下午到祠堂开会(我们又不用读书了)。队长告诉大家,毛主席他老人家去世了。今天下午全体劳动力做花圈,我看到队长的台前有几捆白纸黑纸黄纸等等。我的爷爷肖忠秀,堂爷肖忠遥和另外几个老人留下了眼泪,不停地喃喃自语:我们搭帮毛主席他老人家,翻身得解放,他是我们的大救星,怎么就去了呢?国家会变色了吗?大家吃过午饭,陆陆续续来到祠堂上厅,开始做花圈。下午七点多花圈做好了几十个。队长又宣布:明天早上八点半,从学生到老人全部到大队礼堂悼念毛主席。另外留几个老人看家和小孩就可以了。

     第二天早饭后,我们这群小学生,在郭有生老师的喊叫下,来到祠堂门口排好队,听郭老师讲话:“同学们,我们今天去大队礼堂开追悼会,悼念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他老人家。大家一切行动听指挥,不能笑。到了礼堂大人低头我们也低头,大人哭我们也哭,不能东张西望,大家喊口号,我们也喊口号,听到了吗?”我们齐声喊道:“听到了”随着“向左转,齐步走”的声音,我们出发走在去大队的路上。

       走了近一个小时,生产队的大人们也追上了我们,他们扛着花圈跟我们一起,来到桂龙大队的礼堂门口,禾坪上路旁都纠集了许许多多的人们。许多人衣袖上佩戴黑纱,胸前都别上了毛主席像章。我和几个小朋友到小卖部用爷爷给的五分钱,买了十颗水果糖,吃着随着人流涌向大礼堂。礼堂的前上方墙上写着:“沉重悼念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伟大的导师毛泽东主席永垂不朽!”墙上是毛主席的大像。

     我和几位同学分享着水果糖的喜悦,“啪嗒啪嗒”地吸着,广播中的悲哀沉重调子不停地放着。大队书记大队长以及各个生产队的队长带着大家唱《东方红》的歌曲。礼堂两边静静的放着好多好多的花圈,大家一个一个依次向毛主席像鞠躬敬礼。接着是各个生产队的社员敬礼鞠躬,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谁哭得最凶,眼泪流得最多,就是最忠于毛主席,”霎时只听到礼堂哭声喊声一片。我们几个不是吃糖是在狠狠地吸着,不住地说:“水果糖真甜!”有几个同学祈求我再给他们两颗,无暇顾及老师出发前的教诲。我抬起头手里拿着两颗准备送给老庚,郭老师“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了我脸上,我含在嘴里的糖也从嘴里掉了下来,郭老师还使劲地踩上一脚。我哇的大哭起来,许多大人看到我哭得那么伤心,大家更加哭声一片。

    悼念完毕,大队干部把我找去,我又吓得更哭了。郭老师也怕我讲错话,会打成反革命反毛主席,赶忙拉着我进了大队的值班室,那里有几个人我不认识,有五个是我们生产队的。他们各拿一本毛主席语录,大队书记林煌章送了一本毛主席语录给我,里面有一个奖字和一个大大的公章印。后来我才知道是奖给我的。

       时光匆匆一晃三十余年过去了,每每忆起这段往事,就调侃地对一些人说毛主席他老人家去世后,我哭得最凶,我最热爱毛主席,不信,我奖到一本毛主席语录呢。


    发表于《西部文苑》报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5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