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水荷博文

江西省于都三痴之一"诗痴"'肖水荷 山村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肖水荷,,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在《中国文学》《作家报》《江西日报》《赣南日报》《蓝田文艺》《普宁文艺》《乌苏里江》《长江诗歌》《万花山》《江北诗词》《华夏春秋》《超然诗刊》等六十余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评论等等近五百首篇。2009年出版《忘忧草》诗文集一部。西部文苑特约主编青春文艺编委,南部诗歌副主编。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于都县作家协会会员,,2O14年第二部作品集《浅唱低吟总关情》,由环球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红色文学的耕耘者  

2013-01-11 12:59:40|  分类: 采访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访著名作家宋元昊先生


认识宋元昊先生得感谢《青春文艺》杂志社的何惠明先生,三年前何惠明先生寄赠了《青春文艺》杂志与我,我被一种清新似的春风感动着,杂志栏目众多,且许多我熟知的作家诗人的作品也在此亮相,自然也就拜读了宋元昊先生的《祝福红土地》,这首优秀诗作,读后感到作者对红土地的赤诚情怀,且文笔老道,有一定的深度。


     我的“坏”毛病又来了,宋元昊这个名字我在《赣南日报》见过几次,作为一名著名的红色小说作家诗人,在我们赣南瑞金市(县级)又是我所在的邻县,我想路程一定不会太远,马上发给宋元昊先生一条信息,除了抱着向他学习的目的之外,顺便向宋先生打听了瑞金文化馆《小木房诗报》的和华先生以及著名青年评论家曾祖林的近况,宋先生耐心地作了解答。


作为青年作者的我,如果能亲自到红色首都瑞金市拜访一下这位著名红色小说作家,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何况这片红色的土地曾深深地吸引着我,大柏地,红井,大会礼堂等,如能如愿倾听历史的最真的声音是一生受益,但不知宋元昊先生这位著名作家会不会名人架子大,瞧不起我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字辈,不得而知。而后不久的某个星期双休日,得空闲又发信息给宋元昊先生,把自己的想法一一告知,可是迟迟未复,我想他大概是忙吧还是不愿接见我这小不点,所以我连续几月再也不去联系他了。


 突然十月某一天,我收到了宋元昊先生发来信息,他在南昌,让我把详址发给他,以便寄给我《惊梦红土》他的得意之作。我把地址发去后,也不太热心,著名小说家的小说又怎样,会不会量多质差,全国自封为“著名”的作家诗人太多了,可收到他们的著作后,我就丢放在书橱上,赖得翻它一翻。


十一月八日,收到了宋元昊先生寄来的两部大著,拆开一看,一部《苏维埃迁都前夜》,一部《惊梦红土》这部中短篇小说集子,并题词:“水因天地秀,荷缘活泥香”且写了一封信与我说,没能顾及应顾及的事,尤其对我采访之事未能作反应,他之过矣,并说8月28日瑞金市作协召开他的小说集《惊梦红土》,研讨会,境外人士因时间仓促,龚文瑞、舒龙、杨尊贤、卜利民等未能出席,深感歉意。并说你我相距咫尺,不期终聚首,读罢书信,我不由得脸红了,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读罢《惊梦红土》这部小说集后,我深深地被宋元昊先生扎根红土地,勤奋创作红色小说、诗歌的精神感动着,本打算写一读后感,无奈自己文笔拙钝,加之著名作家郭晨,评论家曾祖标等先生的妙笔对宋元昊先生大作已十分中肯,我岂敢丢人现眼现丑呢、何况这部大著已多次获得国家级,省级大奖。作为读者的我,只有心里十分佩服宋先生的文笔了,因为宋先生的小说诗歌均大量的在全国遍地开花,五百万字的数量可不是闹着玩的,十几部作品沉甸甸的,故我只有仰慕学习的份了。


2011年4月29日,我又发了一信息给宋元昊老师,说5月1日想去瑞金看看他,并去参观一下大柏地、博物馆、历史纪念馆和红井等红色景区。宋元昊先生马上回复欢迎我,我高兴极了,终于可以见到这位红土地上的红色小说家了。


五月一日,天气还好,我和我县一名年青书画家刘星荣一道十二点到了瑞金市车站,没有想到宋元昊先生夫妇在车站接站等了我们近二个小时,他们每人骑了一辆车子,从车站到宋先生家十多里路程,我和刘星荣骑一辆电动车,宋元昊先生夫妇骑一辆电动车,初夏的风景宜人,没有想到的是瑞金边缘乡镇到处绿荫荫的,平坦辽阔,好一副山村风光,近十二点半到了宋先生家中。


走进宋先生家中,这里一幢三层楼房,宋先生泡茶后,我们边喝茶,宋夫人姓肖,我称她大姐则在厨房忙做中午饭,而后一位近百岁的老人从房间出来,我马上上去,宋先生介绍他就是先生的父亲,我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心里充满了崇敬,虽说老爷子没有文化,是一位老干部,老革命,曾参加大柏地战斗,任过县长、乡长等职务,我大声说向他学习向他致敬的话语,他握着我的手一个劲地说欢迎欢迎我们。我内心一直不能平静,如没有这些老革命和先烈的浴血奋战,解放全中国,我们能到这里游览吗?我们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吗?


我仔细端详宋元昊先生,心里充满了崇敬,这位著名红色作家,已出版了《苏维埃迁都前夜》、《惊梦红土》都在全国产生了一定影响,还有《谁与我同醉》《真爱流淌的轨迹》《爱的天宫地府》三部诗集。又有《红尘雾雨》《天子地雨滴》二部散文、散文诗集,以及一部虚幻小说《阴阳悟——伟人与凡人》待出,曾是“五毒俱全”的(烟酒茶醋辣)的宋先生已戒二毒“烟酒”是一位喜交文朋诗友和蔼可亲的大作家,自谓“烂笔头”旨在把笔写烂文章写绝,以达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境地,透过明亮的窗户,前面是平坦的果园菜园,好一派田园风光,难怪文艺界的领导宁愿多走进二十里来这烂笔头书苑,而不去他单位,原来领导们也羡慕宋先生这优美的环境,远离城市的繁华,静溢地与家人同享人间之快乐,书就一篇篇,+有份量的小说诗歌,散文飞向全国各地,从而奠定了他在中国红色文学作家的地位。


宋先生秉承了中国客家人的热情好客,他的爱人因为与我同姓,则更加热情把我当作亲人,本来按辈分我应尊其为师母,但她一点也不像城里人那种虚心假意,而是朴实热诚的农村好客的典范。在这里我们既可用普通话交谈又可用本地话探讨,因为我们家到瑞金只要二十五元的车费,二百里地相距,用家乡的话语交流更使我亲切,饭后宋先生安排我们房间午休,我上了二楼先生的书房大厅,没有顾上旅途的疲惫,而是在他书目柜书橱翻看先生的作品,如《中国文艺》《北京文学》《人民日报》《农民日报》《作家报》《江西日报》《赣南日报》《光华日报》等杂志报刊留下了先生的大量红色题材的诗文。


近三点半,我叫醒了刘星荣,告诉他快下午四点了,不然没有车子回去。我们下了楼,先生夫妇又泡茶装出了水果,我让先生在我的签名册上写几句话,因为先生不但在文学上卓有成就,他的硬笔书法也自成一家,尤其草书颇具毛泽东书法的真谛。我只带了几份小报让先生看看。刘星荣作为我县的书画家,也与先生交流书法心得,先生对他也提出了殷殷希望和鼓励。我们想就此别过,可先生夫妇说什么也不肯让我们走,一定要我们留下来,带我们走走,并说明天去瑞金市博物馆、纪念馆等参观,我想也好,这是红色首都,到处都有革命者足迹,我们走出宋先生家,一路留下了我们的欢声笑语,先生不时拥着我的肩,介绍这里的革命史,又拉家常,对我在艰苦的环境,意外不幸的打击仍坚持创作二十来年,且取得的一点成绩大加赞赏,虽是我们第一次相见,却似多年分别的兄弟情深意切,我心里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宋先生没有一点名人架子,他就是一位普通的人,他不过是较勤奋,有文学艺术细胞,热爱脚下这片红土地罢了,他把人家休息,消遣在麻将上的时间用在创作上了。


而后我们来到一座福王庙,这座庙曾是陈政人省长年青时代办公的地方,听说陈政人省长年轻时代曾是毛主席的秘书,我仿佛看见一位年青的红军战士在微弱的油灯中在整理党的文件,而后又向毛主席提问题,在我们参观这庙的同时,我们也许踩着了革命家的足印,沧海桑田,心情澎湃,我们对这福王庙的神灵跪了下来,深深地鞠躬。


第二天吃过早点后,宋元昊先生夫妇又带着我们向瑞金市出发了,我们坐那辆较新的电动车,宋先生夫妇那旧式电动车。由于昨晚下了大雨,我们开得稍慢,一路上呼吸清新的空气,也谈一谈文坛轶事、趣事,半个钟头才到了纪念馆,“共和国从这里走来”八个红色草书大字是仿毛泽东主席字体,我一陈激动,马上放好车子,四人拾阶而上,到了第三个场子,是一个较大的广场,那迎面雕塑了红军长征时的情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邓颖超、等革命家长征形象生动地展现出来,可惜四人都未带相机,不然一定要拍下不少照片,宋先生纪念馆领取免费门票,可是只有他和我带了身份证,大姐没带,刘星荣也未带身份证,所以只领了两张门票,宋先生夫妇让我们进礼堂内参观,他们则在外面等,我想先生也年纪不小了,一路颠簸劳累陪伴,就与刘星荣商议,让先生夫妇回去,就此别过好了,宋先生却感到很内疚,没有多陪我们,大姐与我握别之时,我十分感谢她的热情好客,并热情邀请他和先生来我们家乡玩。有一种想拥抱先生、大姐夫妇的感觉,可始终没有,因为我们没有这种风俗习惯。目送了先生夫妇后,我们走进了博物馆大厅内,一件件珍贵的物品展现在我们眼前,有朱德委员长的毛毯,有红军战士用过的土枪、土炮,有大柏地战斗的再现,有毛主席在召开领导干部军事会议,是爱国主义教育的最实在的教科基地。


回到家后不久,我写了一首诗《赠宋元昊老师》并告诉宋先生,他十分感谢,并说在他家没有玩好,感到内疚。又过了些日子,宋先生发来信息告知我,他的诗歌《爱之长河-------一位女税官的情书》已获第六届作家报杯金奖。称我小弟,我真有点爱宠若惊之感,一位著名红色作家,一位文学小字辈能结为兄弟,实是我有幸,我愿以先生的为人为文作我的崇尚精神,也为先生佳著迭出而叫好!


                            


                                     2011年5月20日草于文心斋


2012年3月10日发表于《百姓瞭望》《青春文艺》《作家报》等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7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