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水荷博客

江西省于都乡下人

 
 
 

日志

 
 
关于我

肖水荷,,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在《中国文学》《作家报》《江西日报》《赣南日报》《蓝田文艺》《普宁文艺》《乌苏里江》《长江诗歌》《万花山》《江北诗词》《华夏春秋》《超然诗刊》等六十余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评论等等近五百首篇。2009年出版《忘忧草》诗文集一部。西部文苑特约主编青春文艺编委,南部诗歌副主编。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于都县作家协会会员,,2O14年第二部作品集《浅唱低吟总关情》,由环球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永 不 失 却 的 记 忆  

2013-01-10 19:53:5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达是一九七五年春卖到这赣西北的一个小山村的。当时还不到七岁,清瘦秀气的脸上挂满了泪珠。衣服打着补丁。那时在家乡还没进学堂,大家都要八九岁进学。如条件较好的,就有读书的可能,有的十四五岁了才去读书。卖到这里后,一个月能吃上二三次肉、一二次鱼。这家里没有男人,听说这家原来有一个男的在一个煤矿上班,两年前因煤矿倒塌事故,再也不见其人,尸体也没有找到,后来矿里补了二千多元给这个家。

  这个家有一位老奶奶,有一个要思达叫“妈妈”的女人,还有两个要思达叫姐姐的大孩子,她们都在学校读书了,十四岁的读五年级,十二岁的读三年级,在十里外的学校读书,在学校吃中午饭。下午放学后回家吃晚饭,第二天一早匆匆吃过早饭就又匆匆忙忙往学校去了。每到星期六回家吃中饭时会买几粒什锦糖给思达。思达不舍得吃,都存起来,用一张旧报纸包着,准备回家带给爷爷奶奶和姐姐以及弟弟。(那时一个星期上五天半的课)这一天半这里的两个姐姐都逗思达,并教思达一到十的写法,也学会了思达两个字。

  思达很想回到爷爷奶奶家,不知道自己是哪个县公社、大队,只知道家乡叫龙背。思达在这里虽然吃住比家乡好,也有一个要思达叫妈妈的女人疼爱他。这个妈妈长得和漂亮,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比家里的真妈妈都好看。思达来到这里后,这个家才有自己一个“男人”,可总是睡不着觉,想着自己的爸爸妈妈,他们一定生爷爷的气,他们是不愿卖儿子的,如果不是爷爷说要爸爸做到“余粮”不然家人都会饿死。田间的马莳线都挖光了,地上的“雷公朵”也被人捡光了,有的是吃糠饼,一日三餐都吃喝清澈难见几粒饭的稀粥,有人唱道:“早上出工对天歌,中午喝粥如流河,收工回家灯笼(月亮)照,几时才能有出头。”在这里,思达是饿老鼠跳进了米缸里,吃穿不愁。

  不过思达也有烦事,不知向谁诉说,又有谁会理会一个六七岁的“买来的孩子呢”?思达在这里住了五六个月了,也多少会说一些这里的话了,在这里不知道有多少次起来尿尿,发现了妈妈与一个陌生男子赤身裸体拥抱在一起,发出爸爸妈妈在一起时常听到的叫唤。所以思达不想在这里,愿回到家中和妈妈在一起,就是饿死也要死在妈妈的怀里。有了这个想法后,思达不时向妈妈要一角二角钱,还好大多能如愿。特别是头天晚上有男人来过后,第二天问这妈妈要钱,一定能给。

  不觉中思达到这个家庭住了一年了,也长高了一些,人也更有精神了,穿着也不错,在这里没有穿过打补丁飞衣服。今天天气晴朗,天上几团白云随风飘着,许多人在地里种花生,不远的一段田野,清香的油菜花被风轻拂着,一片金黄的世界。不时传来几声清脆的鸟叫声,因为“妈妈”要带思达去十里外的公社赶圩。思达决定今天逃跑回家,并把积攒的钱用一根线捆好,放入自己的裤子里面。由于天气十分炎热,思达只穿了一件衬衣,积下的糖又溶化了大部分,不然他也会带到来的。

  等“妈妈”洗完碗喂好猪换好衣服出发时,已有八点多了。这个“妈妈”换好衣服一梳妆更加漂亮了。思达随“妈妈”走了四五里路后,两个人都有点累了,妈妈就停下来让思达休息一会儿,这里是几座无人居住的破土方,前边有一口大池塘,有一些刚出面的荷叶。思达忽然“哎呦,哎呦”的按住下腹叫肚子痛,妈妈赶忙抱着思达的肩头问道:“思达,你怎么啦?怎么啦?怎么啦,这里又没有带上肚疼的药片。走,我背你倒圩上卫生所看医生。”“哎呦,不要,不要。”“那你以前肚子痛,怎么办?”“是奶奶下我们家门口的大塘里挖塘中心的泥敷在我肚上按摩一会就会好。”

  只见这个女人脱掉长裤和鞋子,缓慢地下了塘里,可是淤泥太深,只挖了一坨。思达说:“妈妈,要中间有荷叶那里的泥才有用。”“太深了,挖不到,你家里的奶奶怎么搞到池塘中心的泥的?”“哎呦,奶奶是全部衣服都脱掉下塘的。哎呦……”

  这个女人上岸后,洗好脚,叫道:“思达,我脱掉衣服下中间去挖一坨泥土上来,你看衣服,和人会不会来哦。”“好的,哎呦,好……”没有想到妈妈真的一丝不挂地步入池塘向中央走去。只听见由远而近传来自行车的铃声,思达正准备抱着这个妈妈的衣服逃跑呢,还是躲起来,让骑自行车的人走掉才跑。池塘里的妈妈也好像听到了自行车的铃声,连忙挖到一坨中心泥巴,又摘下一片荷叶遮在隐私处,向岸上快步前行,大叫:“思达,思达快出来拿过来衣服来,有人来了。”叫了几声不见回应不见人影,骑自行车的人来了,思达还躲在靠前面的一间破破屋里,大气也不敢出。

  “妈妈”又气又羞,一丝不挂,一只手用荷叶挡住羞处,另一只手的泥巴已放在地上,已洗干净了。那位三十不到的叔叔推着自行车走这段崎岖的小道的,突然一看到一个白花花的女人惊呆了。这个女人为了不让推自行车的人看到她的前面,说:“家宝老弟,你有没有见到我的儿思达?”“哦,我原来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淑英姐呀,你用荷叶遮住了,我怎晓得你的思达(是大还是小)?”这个叫家宝的人听这里的姐姐说也是和爸爸一起在煤矿上班的。这下有好戏看了,家宝叔叔用色迷迷的双眼盯着“妈妈”,色色地说:“只看到白花花的皮肤和光滑的背,你没有转过身来,丢掉荷叶就能试出是大是小了。”

  妈妈气得只哭,“这个短命鬼,躲在哪儿了?怎听不到他肚子痛了。”“淑英姐,你真太漂亮了,姐丈还没去的时候,我就想和你在一起玩个痛快的,这下好了,我来补上,让我销魂一上午,再陪你找思达。”

  思达躲在房间,在土坯的缝隙中,看到那叫家宝的不住地抚摸妈妈的屁股和后背,不时又伸手摸妈妈的前面的奶子,又被妈妈打掉了。叔叔说:“淑英姐,你就成全我一次吧,你又没穿衣服,你去赶圩?回家?一丝不挂你好意思?你快点让我玩个痛快后,我的衣服给你穿,男人打赤膊,穿短裤不怕,等下一同去找思达更有把握。”

  思达真后悔,不该把妈妈的衣服拿走,怎么办?还是等一下看看。那个家宝强行扯下了妈妈的遮羞着的荷叶,不住地亲妈妈的身子,如老牛寻找到一片绿茵茵的草地。家宝两下就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丢在地上,咬着摸着,“来吧,我受不了了。”那家宝把妈妈按在地上拥在一起……

  思达想,还是留下这个妈妈的衣服,她对太好了,可恶的家宝这个大恶棍,我要把他的衣服抱走,让他打赤膊推自行车回家,看他还敢欺负妈妈。主意已定,妈妈的衣服不能放过去,就放在外边路基上,以免自己走不了。思达蹑手蹑脚地走到那边房间门口,看到他们还在干仗,把妈妈放在路边的泥巴又用手挖了起来,对准家宝烂棍的屁股上一个猛劲一扎,抱着烂棍的衣服飞快地跑了一二里地,把衣服一丢,顺着这条路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到了圩上。

  思达买了几个面包后,看到前面有一辆班车,也不管车子去哪里,坐在一个位子上吃着面包。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去一看,“舅舅,舅舅”是思达的舅舅,他连忙抱着思达:“思达,好孩子,你爸爸妈妈后悔没有阻止你也要把你卖掉,都病了,你也要也觉得对不起你爸妈,已去世几个月了。唉!”思达呜呜地哭着,哭得车上的人都痛心不已。听到思达的舅舅介绍,一个来红军的孙子也卖,可想当时山村飞农民是何等艰辛。原来舅舅是来收鹅毛、鸭毛到这个县的,收了七八天,只收到了一百来斤,,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了思达。舅舅到了于都县后,把收到的鹅毛鸭毛卖给了收购站,第二天一早送回到家乡,一家人抱着思达,亲着、吻着,任眼泪止不住地流,妈妈抱紧思达:“我的命根子哟,我的宝贝……”

  后来思达一直在龙背长大、读书、打工、结婚,后又教书,写文章,至今还留着爷爷卖他的两块银元。爷爷临终前说:“这两块银元留着,达子回来省亲给他。”读者朋友,读后千万别猜文中的思达就是我哟。

发表于《西部文化》报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