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水荷博客

江西省于都乡下人

 
 
 

日志

 
 
关于我

肖水荷,,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在《中国文学》《作家报》《江西日报》《赣南日报》《蓝田文艺》《普宁文艺》《乌苏里江》《长江诗歌》《万花山》《江北诗词》《华夏春秋》《超然诗刊》等六十余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评论等等近五百首篇。2009年出版《忘忧草》诗文集一部。西部文苑特约主编青春文艺编委,南部诗歌副主编。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于都县作家协会会员,,2O14年第二部作品集《浅唱低吟总关情》,由环球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照泥鳅  

2013-01-10 19:51:5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肖水荷

清明节后雨水繁多,这天又下了个下午的雨终于停了,只是天气还有些燥热沉闷,不少人说下雨了后晚上就比较好睡觉了,池塘和田里的青蛙也在卖弄自己的歌喉。小虫也在为青蛙伴奏,山村的农夫忙了一天的犁耙耕耘,回到家后,点燃着香烟看着电视,等着“做饭的”搞好饭菜,早点吃晚饭洗好身脚后躺在床上伸伸累了一天而酸痛的腰,春夏天就是这样:日子长,夜子短。早睡早起,才不会耽误明天的工夫。

隔壁的堂侄肖亮来到我的家里,问我去不去照泥鳅,堂侄肖亮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年青帅小伙子,在赣南艺校学习了几年后,在一广告设计公司上班,不时回家逗留几天,他告诉我刚才到传生“蛮古 ”家中,用他的泥鳅叉子,仁鹏矮子也会去,让我邀请你去,我蠢蠢欲动,期待地望着爱人。爱人装出了果子泡了茶让我们吃过后再走,肖亮说不用了,他们几个人都在等呢。

我带着电筒和亮快步走了出去,来到店门口坑,只见有几个人打着手电在嘻笑着说什么:“来了,来了”仁鹏来子对传生蛮古他们说:“亮儿去叫水生来子来照泥鳅,他一定会来,你们看,这不来了么?”

传生来子为什么大家都叫他“蛮古”呢,无从考证,只晓得大家都这么叫,只见他拿着一杆小竹杆装上的叉子,长约1.3米左右,把电筒绑在头上,仁鹏来子则扛着一个竹篓,像一个花瓶,我们一边聊一边向正坑走,那里的水田都耙了一次,水沟里的泥鳅不时摇动着尾巴,转了几下又不动了。传生来子和我差不多一样瘦,略高一点,但是稍黑,我较白静一些,大概在校很少晒太阳的缘故。我只知道传生来子在读书时学习是十分的的糟。可是不知怎的,他学其他任何东西都快,会装修、会修理、会做一些简单的家具,近两年又学会了泥工。他叉泥鳅的速度十分快、准,大家一到要去照泥鳅,都喜欢邀请他一块去,可不,他当叉手,一个晚上也能搞到三十左右斤。他没有去,我们任何人去一个晚上也只能照到十来斤,而且第二天我们要睡大半天来补耽误的觉,起来后还是哈欠连天。

今天晚上,自然又是他“蛮古”当叉手,仁鹏来子和亮在“蛮古”的左右用手电照,我则跟在“蛮古”的后头,竹  还是由我来扛,一叉到泥鳅亮儿总是抢先把叉上的泥鳅一扒到我的竹 里,几个人的电筒缓缓向前照着,看到泥鳅后,叉、扒、放一联串的动作十分默契,特别是看到特大个的泥鳅后,瞌睡虫一下子赶跑了,几个人立马把手电的光集中一起,“蛮古”对准大泥鳅一个准猛扎,再翘起叉后提了上来,泥鳅夹在了铁夹的深处了,亮侄把头一偏,使劲一摞泥鳅,“啪”地一声就丢进了篓里,我看着不断增多的泥鳅在竹篓里,很是兴奋。

碰到小泥鳅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扎重一些,泥鳅就会成两段,扎轻一些泥鳅从夹缝中滑过后又钻到泥里了。有时也要注意,有的泥蛇也像大黄鳝弯曲着身体,我们在一块小田就发现了一条,传生来子大叫一声:“好大的一条黄鳝,扎到来煮着吃,吃了补身子。”“哈哈,讨了老婆后就要补,吃了这条黄鳝肉和妇娘子睡觉就像老虎下山一样……”我们说着笑话,“蛮古”熟练地一个猛准扎了下去,又叉起让亮儿连忙扒出时才发现是一条泥蛇,“妈妈呀!”一甩,“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把蛇甩出了好远,再照了一会儿,看看没信号的手机快十点半了,竹篓的泥鳅也有八九斤了,大家决心回家好了。

到了家里后,又是在我家煮“滋阴大补粥”,传生蛮古负责刮黄鳝,仁鹏来子负责游洗泥鳅,没有去的来长生负责去潘湖婆的菜脑,我负责米油盐味精等配料,在我灶前煮泥鳅大补粥,侄亮负责烧火,到了近零晨一点,泥鳅粥已煮好了。一大塑料桶,首先盛了一大碗给爷爷,又去叫爱人和儿子,可爱人懒得起来。我们就留下两碗放在厨子上。就把碗筷搬到客厅的台上,用大碗吃,尽量放开肚皮,吃的津津有味,吃饱喝足后,来长生负责收洗碗筷,仁鹏洗锅,到准备睡觉时还在祠堂门口休息了一陈,因为吃得太饱睡不着。

第二天我起床时已八点多了,人家五点多开始就去做工了,可感觉还疲劳,只听到潘湖婆在叫骂:“哪只食了屙痢疾的呀,帮…帮…帮我的菜…菜菜种都偷吃了呀,吃了屙红屙白的呀……”我想这肯定是来长生把人家最大的菜头砍了,仁鹏和传生来子却站在我家门口的池塘边,冲着我做鬼脸,小声说:“山东背人,九江人……”潘湖婆骂一句,来长生、亮古都傻乐着,有几个想去照泥鳅的却又没有叫他们,所以他们也幸灾乐祸地问:“昨天晚上,我猜又是你们几个人到照(倒灶)一夜,狗都‘汪汪’叫个不停,吃了会像潘湖婆说的那样会屙痢疾吧?”“我们没有到照(倒灶),过几天你们会‘倒灶’。”其实我们不该搞潘湖婆的菜种,她七十多岁了,种菜很不容易。这次照泥鳅虽然受骂了,可感觉十分有趣,一想起就会偷着笑。

                                  

发表于蓝田文艺杂志
万花山杂志等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